您现在的位置: Gufang > 博客 > 网文采撷

幸福诗组

2012-1-1 16:41:13Posted by Gufang

《你想逃》  你想逃,放你逃  我留下来看看,命运  是否把方向调头,幸福和远方  如此模糊,在晨光的冥想中我开始错过  早餐,秋凉如水,我要一件怎样的外衣  才能裹紧飞扬跋扈的  思绪和青春,我要怎样的速度  才能追上爱情的身影      《黄》  玉米黄了  稻谷黄了  树叶黄了  秋天黄在惯性里    黄  像一人一生的思念  停不下来    〈幸福〉  幸福是白色的  它透明  幸福像路中的石头  沉默不语  醒目却如额上的刀疤      〈幸福死于生活〉  幸福是条小狗,它带着  寂寞的体温,叨着苹果,咬你一口  幸福的脚是泡沫做的  腿短短,跑也跑不快  它永远超不过悲伤  幸福你...

凉州深处

2012-1-1 16:40:45Posted by Gufang

■ 杨献平    一    凌晨3.47分,凉州在黑暗中沉溺,许多人的睡眠在王朝、诗歌、纸巾和尘埃之间。车站广场的三匹铜奔马、花坛、大批停靠的车辆——背后的稀疏灯光,再之后的黑暗仍旧浓重。一个人站在那里,许多出租车司机上来询问。他们的眼睛发亮,舌头打卷,脸色上似乎有土。我看了其中一位,面相还算和善。他的车子在台阶下面,红色的轿车,在昏暗的灯光下面,崭新、静寂、甚至有些虚幻。我坐在他的旁边,顺从、谦卑的态度里面还有着祈求和怀疑。车子很快就转过去了,身后的汽笛、睡或者蜷缩在候车室、广场一侧台阶上的人们渐渐疏远。  这一时刻,我肯定不被重视。这座城市似乎厌倦了太多的过客。在凌晨,过往的和现在的,众多...

我与图书馆

2012-1-1 16:40:17Posted by Gufang

——流年    很多回忆,未曾翻启已然老去,在记忆里的某个角落无声无息,那些不再有颜色的细枝末叶,构成了我。  我不曾忘却那些大大小小的房间,一排排书架,以及图书管理员的面容,那些,属于我的流年。  从哪里说起呢,小学似乎没有图书馆,阅读主要是父亲的藏书,五花八门,什么都有,那是我的最早的图书馆。我很早就看武侠言情了,虽然不是正统读物,但童年的我也看得煞有介事。童年的我,真是一块海锦啊,逮什么看什么,上课看,下课也看,放学了走路还看,以至于练出了一项本领,能在撞上电线杆的前一秒紧急刹车,我不无得意地想,这就叫做余光。  上床了照样看。举个经典的例子,有一次连夜读三国,偷偷挑起了烛光,结果看着看...

草戒指

2012-1-1 16:39:23Posted by Gufang

  你如果来自远方  能把远方的故事讲给每个人听吗  如果能 我会首先选择  牵着你的手的那张手  用无名的那根手指  为一场认真的游戏  按住时间的嘴唇和眼睛    那样一路就只剩下你的歌声  在我的左边 或者右边  飞舞  你是不需要翅膀的天使  我知道  天堂也许并不富裕  但至少有一望无边的青草  随便挑一根  就能让整个春天成全我们...

我差点错过了你的提醒

2012-1-1 16:38:53Posted by Gufang

你鼾声大作地睡,在夏天某个傍晚  我不记得你是从那个省份回来  这么累,火车递速的疲惫  已紧紧榨出这段时间里你所有的  忧郁,在鼾声里传向无限空中    偶而翻身,你不觉得天在凉下来  并不是一个人在,你并不觉得  寂寞是一种风,吹起的时候  满身的疙瘩,被手摸出  被一个人深深的怜叹或爱着  于是天凉了,温暖变得非常重要    你把鼾声打得很响,这将使傍晚宁静  夏天紧急着过去,你不紧不慢的样子  1918年的彼得堡,你像尾随着一个人  假装很响的鼾声,这么厉害  紧贴在一个人的身旁,虽已很多久不见  我相信这是比言语更复杂的提醒式的  描述,与你原有的性格没有区别 ...

BLUE LOVER

2012-1-1 16:38:21Posted by Gufang

作者: valley(常春藤特邀网友)  我一直认为幸福是一种泡沫,永远无法的捕捉。在那长长的岁月里,我流连在爱情之外的路上,看着痴男怨女们的分分合合,合合分分。我庆幸,只有我不必为爱忙碌。或许,这也是一种幸福。   如果没有你的出现,我的天空还会是那么的阴暗,就像是永远的巴士底,苍凉而没有希望 原来我的生活是一幅油画,被雨淋湿。突然失去了原有的风景,一切变的模糊不清。一个个苍白无聊的日子,我一天天的过。浑浑僵僵。   在你出现之前,我喜欢独自的感伤,但却掩饰不了我对爱情的渴望。当我走在繁华的街道,我装作很坚强,一个人悠悠荡荡。用一幅墨镜遮住眼角的泪光,但我却发现商场的橱窗上倒映着...

心的漂泊

2012-1-1 16:37:35Posted by Gufang

作者: valley(常春藤特邀网友)   我喜欢心灵的漂泊犹如浮萍一样不为谁而停留可是我还是为他而停下了自己可是到了最后我是伤痕累累我想哭但最后还是惨然一笑于是在心停留半年之后又一次开始了漂泊我不想以后再为什么停下自己的漂泊之行其实是怕受到伤害既然我没有勇气接受爱会给自己带来的伤害不如就不爱了不再停留了让心永远在漂泊...

被爱刺伤

2012-1-1 16:36:52Posted by Gufang

作者: valley(常春藤特邀网友)   蓝天白云下那个梦开始的地方让死亡来得如此突然潘帕斯草原的寒冷蔓延得太快来不及得到你的吻 那个黄色的在绿荫场上留下一道弧线却让我在爱中憔悴无力呐喊只能和长发的他一同哭泣 窒息和悲壮后在冰冻的时分心 刹那被爱刺伤...

论蒙汗药与武侠小说

2012-1-1 16:36:10Posted by Gufang

中国武侠小说为什么能风行世界?对这个问题,“贤者识其大,不贤者识其小”;这里,笔者拟从蒙汗药与武侠小说的关系这个小问题入手,予以管窥。难免有打边鼓之嫌,非所计也。    (一)    读过《水浒》的人,谁都不会忘记那动辄将人麻翻、昏睡如死猪般的“洗脚水”——蒙汗药。其实,不仅《水浒》中多次描绘了蒙汗药,在别的不时叙述到武侠故事的小说如三言、两拍中,以及在传统武侠小说《七侠五义》、《小五义》之类中,都涉及蒙汗药或香型剂的蒙汗药——安息香;在中国大陆近几年地方小报及某些杂志上发表的新武侠小说中,蒙汗药仍然是一部分侠客或其敌手的利器;在金庸、梁羽生等人的笔下,虽然侠客掌握了更神奇有效的新式武器,诸如...

为继续而继续:JUJUC的感言

2012-1-1 16:35:31Posted by Gufang

粤语有的发音很好听,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为继续而继续 突然听到的一句歌词,为继续而继续。身边的每件事都是依着或有或无的轨道潜行着,站在轨道中的,我们称之为宿命,而意想之外的,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缘分。 有人说,缘在天定,份在人为。天定的东西,应该是宿命,缘分,感觉那么让我们觉得概率狭小的东西又怎么可能算是由上天所主张,人为的份,在维系,温柔的,固执的,继续一种不知道是由于习惯了还是依旧心动的感受。 继续着继续,不知道是为什么在继续,有时候麻木的坚持是一种幸福,因为不会去想太多未来的事情,只是单一的重复,简单循环是不要花太多力气的,虽然也不会有很多新的快乐,但至少不会出乱子,一切还在身边,也就意...